请输入搜索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视角 >> 廉政文苑 >> 正文
[清风文苑]河图情话
发布日期:2019-08-23 15:02:06  浏览:  字体:   作者:李洋  来源:  打印正文

初遇时,恰逢五月细雨纷落,在那年纷乱的端阳花市里,你携带松香味的呼吸,拈花对我微笑;8月时,故乡的谷子微黄,我背负着离家远行的行囊向亲友告别时说,我有了新的工作,在一个叫河图的地方。他们都说听起来不错,应该是个有山、有水、有莲叶田田,有村庄婷婷的地方。与你相遇、相知、相处,我更加坚信,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命中注定。

书里,你是这样的河图:位于保山坝中心,历史文化底蕴丰厚,是哀牢先民繁衍生息的地方,也是古哀牢国首邑所在地及沙壹“触木感孕”“九隆神话”传说的发祥地。农田肥沃,人杰地灵,有东河环绕的河村、诸葛存书的兵书营、御笔亲提的“东林胜景”、自分阴阳的玉泉池、预知晴雨的哀牢金井......

然而,比起被书写过的辉煌,我更爱那些逐日湮没在东河流水里的人和故事。听河村的老人说起,当年东河之上有天心桥飞阁流丹、重檐叠翠,中间5米车马同行,两廊宽4米,可摆摊售货,桥两头设置专门区域供往来行人遮风避雨,让无家可归的人暂住;天心桥西端南侧,有古寺顺龙,寺临街,大门之上铁链拴着公用的梆和升,用于买卖米粮时核实斤两,不允许商家缺斤少两。更早一些的时候,河村无集市,住民生活不便,为留住往来行脚商人,河村人自发购买其商品,家中并不急需时也会向其购买,以求其定期到访,方便大家生活。听完这些,心中不觉一暖,对于背井离乡的人,这些他乡的往事仿佛一场归途中偶遇的夕阳,普通却温柔到让人热泪盈眶。

工作初期,无法跟上繁忙的节奏,更无法理解同事白天黑夜的入户、走访。每天早晨进入办公室时,前一日下班前清洁好的地面总是遍布黄土,如同泥牛路过。心生怨怼。直至一日,给迁坟现场的同事送去午饭,迁坟的百姓先领、社区干部先吃、自己人再拿。于是那一日我送去200份饭,再与在迁坟现场的干部空着肚子一起回来,收获释怀与初心。对于一个20余年长于山村,心于田间的“野人”人而言,他们,大抵就是我的朝阳,埋头于东山之下的4万人里,心却向着天空之上,汗与心血浇灌在泥土里,大地之上都流淌着能量。他们之中很多人与我一样,这里不是我们的故乡,但是我们都想将这里建成自己心中伊甸园的模样。

工作里,我遇到过太多的人,每一个似乎都在勾勒着我心中关于河图的模样。有因助人为乐被写进河图志书里的老年健身团阿姨,有戴着老花镜写绘自己记忆中的河图的退休老师,有已经搬离河图但还是要定期营业的老兵理发师,有在河道清淤过程中“九齿钉耙”断一齿的小村官......所以,别人提及河图,大抵是“征地拆迁、土地流转”,而在我眼中,河图依旧是那年初遇时的模样,在喧闹的时光里,带着来自东山之上的松香,对我拈花微笑,优雅、矜持又坚强。

于是我用我的整个青春,回报他予我的美好,将别人口中的苟且活成我心中的诗歌。于清晨,穿长街而过去老村里拍一株盛放的红梅;于日暮,驱车追逐光与时间的嬉戏;于盛夏,与腹中的孩子一起守望满池荷花盛开;于隆冬,等一场春暖轮回、万物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