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搜索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廉政文苑 >> 正文
【清风文苑】40年青山相伴终无悔
发布日期:2020-02-20 15:16:30  浏览:  字体:   作者:李晓平  来源:  打印正文

闵家来,隆阳区兰城街道汉营社区5组居民,出生于1961年,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开始上山护林,从弱冠到花甲,至今已与青山相伴40载。40年青山,40年青春,孤身值守的闵家来有很多种身份,既是卡点的主人、山林的卫士,还是家里的“客人”,更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爱林护林的好党员。

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在城区附近的各个森林防火检查点,护林员们除了照常巡山、日常登记之外,还发放疫情防控宣传资料、播放疫情防控音频,对进入林区的车辆和人员的登记也更为严格细致,当起了疫情宣传员和防控员。而在街道最偏远、人迹罕至的三堆坟卡点,59岁的老党员闵家来往山里跑得更勤了,保护野生动物不被偷猎、发现异常情况及时上报是他在疫情防控中的主要职责。

卡点的孤独主人

到达朝阳山公墓水泥路终点后,沿着曲折蜿蜒的盘山小径再攀爬近1.3公里,就到了三堆坟护林点。半山腰一间小屋,院里两个干净的青石凳和自己搭建的一个简易卫生间,头发花白、皮肤黝黑的闵家来是这里的“主人”。

三堆坟这一名称的由来,大约源于房屋左、右、后方不远处都是坟茔,现在还包括前面也有。小屋一分为三,从左往右分别是卧室、堂屋和灶房。上一次回家已经是8天前,堂屋的木箱子里还有土豆、菜花、曝腌肉和米。“上上回拿来的腊肉也还有一点,差不多还可以再吃十天左右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心满意足。每天两顿饭,分别是早上六点和下午四点,一顿一个或者两个菜,主要消耗的是饭,身体硬朗的他每次可以吃三碗。

除了街道林业站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按时巡点,汉庄镇的居民进山捡拾柴火时的声响和偶尔的说话声外,山林总是寂静又沉默。特别是天未亮的清晨和无边的黑夜里,孤独是他面对的最大敌人,而生火做饭时升起的袅袅炊烟似乎将这孤独吹散了一些,吃饱饭也让他充满了力气和干劲。

林间的铁面卫士

闵家来管护的林地区域,东至汉庄红坡承包地地埂,西至蒲缥平沟村冷洼子洼心,南至汉庄青年茶厂、朝阳沟渡槽、大湾坡洼子,北至沙瓦公路、汉庄曼塘郑家山洼心,总面积达2676.36亩。

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穿着红色“巡山护林”马甲的他都在林子里,要在巡山沿途开展防火宣传,扣留所有火种,查看所辖范围是否有人为或牲畜毁林以及野生动物、飞禽非正常死亡等现象。哪天走哪条线,哪个区域有哪些动物活动,他早已烂熟于心。捡拾干柴的人遇到他会凑在一起说几句话,但也会碰上目无法纪、偷砍盗伐、偷捕盗猎的家伙,他总是不顾乡亲情面、严厉制止、罚款并上报街道。“国家既然规定了封山育林就不准砍树,野生动物也是一条生命,我是街道的护林员,也是一名党员,一定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他的态度十分坚决,也因此得罪了一些人,甚至有村民跑到他在汉营的家里进行吵闹纠缠,全靠着哥哥帮忙从中周旋,才不至于结仇。

说起防火中的困难,他感慨最怕的是清明节期间,“因为下边就是公墓,人多车也多,我负责的这块坟地又分散,一处一些,总共有七小攒”。每年的这个时候,社区都安排人人员专门协助,再加上林区740冢坟的分布和上坟家属他都掌握得很清楚,工作起来就少吃力了一些。

40年来,在他所管护的区域从未发生过火灾。树木按着节律自然生长,豹猫、麂子、蛇、野鸡、野兔、老鹰和各种鸟类成了他的朋友。“有一年,晚上我打开门,就看到一条蛇盘在堂屋里,我用树杈把它叉出去,它就走了,过了几天,好像还是这条麻蛇,又爬到了床上,我又一次把它叉出去”。

身高1.6米的闵家来在林中走起路来迅疾又稳健,卡点小屋前与刚上山时的他一同成长的小树现在已经一人合抱不过来,而他铁面无私、严格执法的牛脾气始终未变。

家里的熟悉“客人”

说起现在的值守条件,闵家来开心地说,“我才来的时候住的是窝棚,点的火油灯,火油当时还按量配给,现在有床,有房子,能用上灯已经很好了。”但其实因为地势较高、交通不便,卡点还没有通自来水。每天的生活用水都需要他挑着水桶走到1.3公里外的公墓担上来。

山中清苦,条件远不及家中。在老伴陶发英的苦心操持下,两个儿子已经成家,并在工作中小有成就。但闲不住的陶发英在照顾孙子孙女的同时,还养着两头黄牛、盘种着三分地。闵家来所有的进山食物都由老伴提供,而不抽烟、不喝酒的他除了偶尔留点应急之外,所有收入都交给老伴,从刚结婚时的每月45元,慢慢涨到720元、800元、1600元,总是拿到手了就交给老伴,没结婚前也是如数上交给持家的嫂嫂。

两位老人1985年结婚,年轻时家里还种水稻,农忙时节,闵家来会请假回家犁田、插秧,后来田租出去了,他回家的日子就更少了,一年里有几乎有80%到90%的时间都在防火点。“他半几个月回来一趟,天黑了才到家,第二天天还不亮就走,我们都说他回家就像是住店的,就跟个客人样”,陶发英语气平静地说。

可能她已经习惯了丈夫的总是不着家。35年里,闵家来从来没有回家过过年,每一个春节都是在山中度过,甚至连两个儿子出生,他都没能及时陪在身边。从卡点到家,短短的五公里山路,不会使用交通工具的他,每次都要走将近两个小时。母亲在他两岁时早逝,父亲终老时,他赶得及给他接了最后一口气,但请了一天假以后,又开始早出晚归地去巡山。

巡山护林仿佛成了他的天职。“这么多年了,我们也理解了我家爸,其实他的状态相当于已经跟社会隔绝了,但是他热爱他的工作,现在我和弟弟也能够撑起这个家了,我们尊重他,只要他开心就好。”大儿子闵绍国这样说道。

组织的忠诚党员

根据街道武装部长、林业分管领导董学开介绍,2019年街道结合工作需要,在交通要道大沙河河口处设置了一个新的卡点,优先考虑将闵家来调整过去。但对于这个离家近、工作量又小的新岗位,他并不接受,“一是替换我的这个人他不熟悉这一片山的情况,而且他不会写字,巡山记录也不有办法做;二是这个卡点工作量大还远,他每天单程要走一个多小时,要是早上来、晚上走的话,空档期没有人守,发生火情和偷伐林木的风险很大”。

全心为别人考虑,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也没有考虑过包容自己的家人。“我19岁上山,是被生产队选出来的,18个队,每个队只选了一个人。才上来,大家就让我当会计,后来又当了副组长、组长,我感觉到组织对我很信任,所以我申请入党,想要为党和人民多做一点贡献”,这是闵家来1984年入党时的初衷。他说得不多,也没有很高的文字水平,但却以36年的韶光一朝一夕地践行着什么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疫情防控看似离深林远山很远,但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经济发展、生产恢复才是当务之急、大势所趋。“我身体一直很好,从来没有生过病。只要组织需要、政策允许,我会一直守好这片山”,正是因为有每一位像闵家来一样的护林员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才守住了绿水青山,也守住了抗“疫”一线的大后方。